观看记录 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
    《庆余年》超前点播引争议,视频网站风波中待破局

    2020-01-11 23:36:54 资讯 701阅读

    《庆余年》争议风波背后,折射视频网站当前的盈利困局。尽管已经诞生几家上市公司,但视频行业目前仍是亏损大户,排名前三的主流视频公司,季度亏损都在数十亿以上。


    屏幕内的范闲在庆国运筹帷幄指点江山,屏幕外的观众为他在社交平台闹翻了天。

    自从12月11日腾讯视频联手爱奇艺宣布,VIP用户可以再花50元每周提前观看6集《庆余年》后,这部本来在2019年底口碑爆棚的网剧,一次次被骂上热搜。

    直到12月17日,微博上仍然有庆余年的热搜。在百度上,搜索庆余年,第一条就是庆余年50元超前点播。

    社交平台上数十万的用户评论指责两家视频网站“想钱想疯了”,“吃相难看”,还有人怒气冲冲的说,准备去传播盗版。

    这种场面似曾相识。2015年,爱奇艺首次尝试《盗墓笔记》VIP付费,引起争议。更早一些,文学网站尝试收费阅读,尽管是千字三分钱的标准,也有首先吃螃蟹的作者被骂的退了圈。

  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记者,用户的愤怒声源于用户权益的觉醒,“这其实是一个好事”。不过他认为,视频网站这一次的行为不算割韭菜,也谈不上侵害消费者权益。

    《庆余年》争议风波背后,折射视频网站当前的盈利困局。尽管已经诞生几家上市公司,但视频行业目前仍是亏损大户,排名前三的主流视频公司,季度亏损都在数十亿以上。

    这次超前点播付费,是视频网站一种新收入的尝试,“反映了视频行业目前变现焦虑的情况,”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公司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对记者说。

    点播风波

    作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领域专家,朱巍见过各种消费者权益的纠纷,《庆余年》点播事件在他看来不算大事,“我觉得要给平台提个醒,用户不是花不起那点钱,但用户的知情权要得到更好的保障。”

    12月17日,牵涉其中的两家视频平台对外做出回应。腾讯视频副总裁王娟说,“这一次在《庆余年》上引发的争议,我们也进行了一些思考,我们对会员的告知以及消费心理的把握上还是不够体贴。未来我们将进一步优化并提升会员的服务体验,给大家带来更多优质的内容与贴心的服务。”爱奇艺也有类似表述,爱奇艺副总裁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说,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满足用户更多元的内容需求,但可能没太做好,未来希望能更多考虑到用户的心理,做好排播的设计和告知工作。”

    视频网站会员模式始于2015年,4年时间,会员数从单个平台几十万增长至用户过亿,从小部分人群成为大众消费,也成为视频网站广告之外另一大营收来源。此前,会员会享受“尊贵”的服务,比如跳过广告,看到专属内容等,心理上比普通用户具有优越感。

    2019年下半年,视频网站开始尝试普通会员之外的增值服务。以《庆余年》为例,付费会员可以比非付费每周多看6集内容。12月11日起,会员之上又有了新等级,只有继续花钱的用户,才可以获得再多看6集的待遇。

    “尊贵”的会员失落感来袭,在《庆余年》弹幕中,“我要这会员有何用”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    但朱巍看来,VIP之外还需继续付费的VVIP,很有可能在之后成为常态。互联网发展至今,已经把很多线下的生活和服务搬到网上,“线下有的人住大房子,有的人住小房子,线上以后也是一样,”他说,互联网以前的鸿沟是数据鸿沟,现在,互联网信息已经偏平化,下一个时代是服务差异化显现的时代。

    此次引发争议的视频网站,问题在于没有清晰的告知用户,“VIP也是分等级的,平台应该在用户协议中说清楚。现在出现争议,是平台自己的原因,因为他们合同没写清楚。”朱巍这样认为。

    平台的焦虑

    “焦虑到底要不要说出来?”12月12日,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这则演讲的题目引起业界关注。他在公开场合坦承,过去一年中,网络视听行业在高速发展中累积的问题集中爆发了。

    此次《庆余年》风波的另一个当事方,腾讯视频,对于行业的焦虑也从年初谈到了年尾。今年5月,腾讯副总裁兼企鹅影视首席执行官孙忠怀谈论更多的,是视频行业天花已至,这一年,视频网站的会员增速与广告增长都变慢了,“视频行业市场已经日益趋于饱和状态,新用户的获取变得越来越难,留存一个用户也需要付出更高成本,常态化的发展将遇到天花板。”

    12月份,与王晓晖同处一个公开场合,腾讯视频总编辑杨健也不讳言,他这一年特别能够感受到天平的倾斜,“每天在紧张和焦虑中度过,迷茫多于兴奋,如履薄冰大于跃跃欲试。”

    视频平台的焦虑感,来自于收入与成本的不成正比。当前,视频网站成本主要有两大部分,内容制作、采买,以及带宽。“带宽成本肯定会越来越高,至少很难降下去。内容成本虽说因为限薪令稍微阻隔了一下,但从长期来看,不大可能持续压住。所以成本这一块,视频行业很难控制。”上述分析师告诉记者。

    成本难降,收入怎样?从2019年各大视频公司财报数据看,视频行业的收入已进入平缓期,爱奇艺Q3营收为74亿元,同比增长7%。阿里大文娱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为72.96亿元,较上年同期的59.40亿元同比增长23%,增长的主要原因,是2019年3月起阿里影业的并表。

    视频网站高速增长期已过,2019年,调整期的视频平台还面临广告下滑等新问题。“就长视频这条赛道来说,目前处在一个内忧外患的状态。”上述分析师说。

    盈利模式悖论

    视频行业是互联网的早期行业。早在2005年,土豆网就已经上线。2006年,优酷上线,迄今,行业历史已经十余年。目前,视频行业第一阵营的公司有爱奇艺、腾讯视频、优酷,此外还有芒果TV、PPTV等。

    但直到现在,视频行业仍亏损严重。根据2019年三季度财报,爱奇艺净亏损36亿元。阿里大文娱净亏损为33.27亿元。腾讯视频没有公开财报,之前有机构预计,腾讯视频一年亏损预计为80亿元。

    国内视频公司,一开始模仿国外视频而生。国外的视频公司已经盈利,国内却仍在亏损中挣扎。上述分析师认为,国内视频公司有一个盈利模式悖论,“就是拿着奈飞的成本结构去套用YouTube的商业模式”。奈飞与YouTube都是美国视频平台,奈飞主要模式是优质而独特的内容,只提供给付费用户。YouTube主打用户生产内容,天生具有低成本属性。

    在国外,奈飞已经盈利,2019年三季度净利润为6.65亿美元。国内的视频公司,最近每年投入百亿元成本,制作网剧或综艺,并通过广告及会员付费获得收入,但收入比不上成本。

    上述分析师认为,国内视频平台定价体系并不合理。目前,三个主流平台单月会员费用均在10余元左右,付费水平较低。对比奈飞,奈飞一开始就是15美元一个月,并且,奈飞年年涨价。

    “按照当前这种商业模式和定价体系,爱优腾三家视频公司盈利可能还是遥遥无期。”上述分析师测算,如果把会员付费体系提高,比如月度ARPU值能达到30元,视频公司就基本能实现盈利。

    从此次《庆余年》风波来看,视频网站会员提价,并不容易。一位从视频行业离职的人士对记者说,一开始,在用户教育方面就出了问题,“现在大家都觉得,看视频就应该一个月顶多花10来块钱。”这种状态下,再去做会员涨价或是二次开发,就难免遭遇用户反对。

    行业面临变动期

    尽管亏损多年,视频行业也有了几个已经上市的大公司,并且市值不低。爱奇艺当前市值143亿美元,优酷也曾经在美国上市,之后被阿里巴巴收购。

    上述视频公司离职人士告诉记者,视频公司一开始靠资本输血,之后靠巨头输血,因此尽管持续亏损,仍能继续生存。目前,三大视频公司背后都有巨头。爱奇艺背后是百度,优酷背后是阿里巴巴,腾讯视频背后是腾讯。

    对于巨头而言,视频公司拥有的数亿高时长用户,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流量价值,这也是巨头愿意为视频持续输血的原因。

    但对于视频公司自身,如何找到自身独立发展模式,仍是当下面临的困局。此次《庆余年》超前点播,在原有会员体系下尝试二次开发,是一个新模式的试水。

    王晓晖表示,现在整个行业需要做的事情,就是挤干泡沫,经过调整才能迎来第二个高速发展期。

    上述分析师告诉记者,视频这个行业,长期来看会依旧很有价值。目前,除了爱优腾三家视频公司外,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对视频行业虎视眈眈。该人士认为,新的玩家或者新的商业模式正在酝酿,这个成长十余年的行业,又到了一个接近巨变的时期。

    点击直达,观看《庆余年》全集提前看

    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地图  -  神马爬虫  -  搜狗蜘蛛  -  奇虎地图  -  必应爬虫

    406664444@qq.com   icp123

    © 2020 vailaa.com